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视频大姐的博客

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你从远方走来  

2015-10-19 14:38:51|  分类: 情感美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桃源居主《你从远方走来》
(原创)你从网络中走来 (现代诗) - 海内散仙 - 海内散仙的博客

你有一双深邃的眼睛。

我把目光停留在这个季。年轮走过了它,记忆碾过了它,时光消磨过它,它还是存在于2009年那个寒冷逼仄的季节。无关风,却烙下冰霜。

那个异样寒冷的冬天还在霓虹灯下徘徊,也许它在捕捉冷落的你的颜容,也许它在等待一个卖的小妖精,也许就只是想走到下一个转角遇着一个撑着带有睡意的伞的路人。总之,苍穹依旧,灰色大衣裹紧了寒

远方被割裂成模棱两可的形态,山川沉睡,季节冻结。可你,披着黛色的云霞,踏着微泛冷波的绿水,从从容容地走过来了。这一路,大海为你改变了颜色,山峦为你削平了尖峰,落花为你凋零了容颜。你有一双深邃的眼睛,用一弯清泉清澈了故往的浑浊。我曾痛苦,这样的痛苦是拙劣的,我曾悲伤,这样的悲伤是稚嫩的,我曾难受,这样的难受是隐忍的。你用怀抱过滤了我所有的委屈,你在一个冬夜让我浑浊的过往老去。

不消说,这是一个风花雪月的故事,你存在在我的臆想里。你可以是无知年生的我的初恋,你可以是我隐忍平实的大学生活的男友,你可以是任何一个人,只是现在,我需要你从远方走来,用你最盛大的仪式走完万水千山。你的眼里睡着一个寒冬,没有风雪,只有凛冽的寒风和萧瑟的荒芜;你的风衣是用拧干的泪水熨烫而成;你的容发是用记忆刀削斧刻而成。这下,你就是冬季里那个裹紧寒夜的穿着风衣的男子。踽踽独行,一步一步雕篆着有关我们两个的故事。

后来,你遇到了我,我果真就在那样一个逼仄的转角。你我相遇,目光定神。你说:“我可不可以为你念一首诗。”说完,又伸出口袋里的手把大衣裹得更加严实。我收起了伞,低下了头看寒光下我们的影子,忽而又抬起头,说:“好。”于是,你念了一首切斯拉夫·米沃什的诗,“多么快乐的一天,雾早就散了,我在花园中干活。蜂停留在忍冬花的上面,尘世中没有什么我想占有,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去妒忌,无论遭受了怎样的不幸,我都已忘记。想到我曾是同样的人并不使我窘迫。我的身体里没有疼痛,直起腰,我看见蓝色的海和白帆。”

“我从远方来,看望一个小女孩,她在睡梦里告诉我,我有一双深邃的眼睛。请问,那个人是不是你?”你的态度谦和,目光温柔。

“我曾做了一个梦,有一个男子他穿着用泪水熨烫而成的风衣,深深地裹紧寒夜,并且有一双深邃的眼睛。我想躲到他的眼睛里,那里落英缤纷却锁骨萧寒。”

“我从远方走来,专程来找你。”说完,你拥我入怀,寒夜被生生地挤出了你的袖口,观望着这一份旷日持久的拥抱。我听着这紧赶慢赶千里迢迢为我而来的心跳声,竟十分动容。但是,我还是看见了你远程跋涉的艰辛,你的风衣沾满风霜,你的鞋子挂满泥土,还有你的容颜,憔悴萧索。你大约看到了我眼里的难过,轻轻拍着我的头,说:“没关系,为你,千千万万遍。”

而后,天蒙亮。街上的枯叶隐约可见。寒冷依然穿梭在大街小巷,落雪落进你的发梢落到我的眉角,你轻轻地拂去它们。我仍不想离开你的怀抱,我们目光再次相遇,你很认真地对我说:“我该走了,不然,我将幻化为一滩寒水。”说完亲吻我额头。于是,我恋恋不舍地抽出了我的双手,迎上你深邃的眼睛,“我今天遇到一个男子,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睛。”我把伞放到你的手里,道声“珍重”。落雪静了声音,寒冬咯吱作响,我看着你离开睡眼朦胧的转角,拾起了清晨掉落的第一片叶子,走得悄无声息,走得清澈无痕。

我犹记得你说“我该走了,不然,我会化成一滩寒水。”后来,这样的情景果真出现在我的梦境里。我死死抓住你的臂膀不让你离开,你也纵容着我的不舍。我说:“你若要走,也得给我一个永恒不变的诺言,不然,我就用无尽等待来惩罚你的不忠。”你颔首微笑,“我用全心来你,但是你要放我走。”我知道自己对这样的答案并不满意,硬拽着你的风衣躲进了你的怀里。时间并没有静止下来。寒雪湿了你的衣襟,萧风灌进你的掌心,你再未说过一句话,而我也不曾抬头看你逐渐黯淡的双眼。

你化在我的掌心。

我为着这样的梦境失魂落魄,盼望着你有朝一日能再来看我。可似乎,远方越来越远,归处无穷无期。我只记得你有一双深邃的眼睛,踏着徐徐升起的蓬勃朝日,踩着缓缓降落的孤寂落日,走过映照千年岁月的海子的草原,在一个寒冬的转角里遇到了一个小女孩。梦,还在我的脑海里走动,而你,却不肯光顾。

寒夜依旧,我在等待一个有着深邃眼睛的男子。

梦袭人,我在那个转角走了一夜又一夜,等了一晚又一晚,空气里似乎还有你发梢停滞的清香,风衣还在寒夜里徐徐飘动,你的双眸依旧脉脉含情,可是,只有霓虹灯的光影落在我孤身一人的影子上。我感到一丝凉意,但那只是寒冬剥落下来打在我心上的轻微的疼痛感,霜雪凋零,躲在心里的思念再也无处遁形。现在却也是你不肯再来见我,对我说万水千山为你走遍的话来,你深邃的眼睛又在哪里徘徊呢?

后来,你还是未出现,骄阳灼烤着寂冬,绿叶浇灌着萧索,但在我的心里,却依然是寒冬彻夜行走,远方徐徐而来。记忆被锁进了我的心里,故往还在寒夜里徘徊。也许你已走远,开始奔波于另一段旅程,湮没在另一个人的梦里,而我还在自己川流不息的梦境里流连,为你守候那一双深邃的眼睛。可是若没有相遇,我何来知道你的一双深邃双眸将会带给我一生的情动,我又如何知道转角的等待竟也如此动容。寒夜,还在孤寂地走着,冷冬,依旧是我冥冥之中最美好回忆。我把目光停留在这个冬季,无关风雪,却烙下冰霜。

那么,就把你放在我的梦里。

你从远方走来,看望一个小女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